德州扑克女牌手创业经:搞清楚自己的筹码再赌一把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11 23:34   6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德州扑克女牌手创业经:搞清楚自己的筹码再赌一把

  摘要:那时她的生活也不错,创业了两次,是一家每年收入8000万元的礼品卡公司的董事长,在被

  当然,那时她的生活也不错,创业了两次,是一家每年收入8000万元的礼品卡公司的董事长,在被互联网人认为不太主流的礼品圈,她已经是个。她与她的德州扑克牌友们保持固定和高频的。

  “再赌一把”的决定让陈堤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半年时间,她带着一群年轻人开发了应用“礼我吧”。生活品质仍然优裕,但加班是免不了的,与牌友打牌的频率减少大半,陪孩子的时间也被压缩。

  打德州扑克让陈堤领几点:首先你不能否认运气的成分,但是别被运气所左右,为此,要渐渐戒掉情绪化,渐渐放下担心被别人赶超的焦虑感,而且在下风期的时候,不要给自己任何消极的心理暗示。

  越打越觉得德州扑克形容的就是创业:“几手关键牌能够映射人生,识人、识局、识己,看清楚自己的状态和资源,想清楚精力和时间的分配。这是一个最适合创业者的游戏。”

  在陈堤看来,创业和赌有一定的相关性,自己这样性格爽快的人通常会有一些赌性。

  从上海交大研究生毕业之后她就进入了“赌”的状态,几年过去,两家公司都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但是,再赌一次,胆量需要更大。在衣食不愁的情况下,和一群90后年轻人做一款仅仅是在手机上使用的应用,也算是一次跳跃。

  2012年,陈堤创办了煜礼实业,此时她参与创办的上一家公司已经经营了5年,从销售单一礼品卡演变到搭建了一套可以追溯用户兑换情况的礼品系统,找到了上海大大小小的礼品分销商,做的是纯B2B的生意。煜礼的模式开始借助电子商务,因为她发现人们收到的公司福利开始渐渐变成京东卡、一号店卡,礼品卡的份额收到了严重挤压。

  同样是2012年,她开始接触德州扑克,她在一个对德州扑克十分着迷的圈子里,十几个人,自恃水平还不错,大家也都是好友。

  陈堤的牌友之一也是她的先生,他们经常在家里琢磨牌术。陈堤的打牌圈属于半封闭的状态,先生则经常参与一些的德州扑克竞技。经过很多次复盘,两人发现陈堤陷入了一个怪圈:每次坐在牌桌前,她总是会想着buyin和当天buy预计的手数,计算着最终能否得到30%的“合理”回报,结果畏手畏脚,失去很多机会:不舍得花钱draw牌,避免参与大的pot,甚至在明明领先对手,但对手draw牌all in的时候,放弃自己的手牌。

  其实,陈堤的经济实力和设定的bankroll都允许她更激进,但每次她都会习惯性的想到止损和“合理收益”,即便赔率合适也不敢参与。

  陈堤意识到,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保守。当年,由于礼品卡销售是一桩强商务的生意,她也曾过。后来公司渐渐覆盖了上海礼品福利的20%,在整个华东地区有800多个经销商,自己也做了妈妈。母性是个神奇的东西,在自然界雌性在生儿育女之后就会对降低对竞争的热衷,更向往平稳的生活。

  另一边,礼品行业呈现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情势。其实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电商还是O2O,归根结底是产业自身升级的过程。

  陈堤说,2012-2013年,全上海有10万人在倒腾礼品,这个行业是严重的长尾经济,再加上B2B,不用说,着回扣这样的行业默认的条规。

  煜礼算是转型稍早的公司,不管是将电商公司的代金卡嵌入自己的礼品卡体系,还是给客户提出“礼品的电商化解决方案”,煜礼和其他礼品公司与电商公司渐渐变成了上下游关系。

  这时,她更加憧憬的是2C送礼市场——当然,基于人际关系送礼的市场规模很难去计算,来自她一位朋友公司所做的调研是,2B送礼市场的规模是3000亿元,2C是5000亿元。

  当陈堤决定开发“礼我吧”,也就是一个可以将收到的礼物在线C熟人送礼平台的时候,两个同行分别从东北和赶到上海,问都不问就说要投资给她。可以看出,她的同行在移动互联网趋势面前是多么急切。

  可以说,德州扑克让她更愿意冒险,而且不太去自己以前的形象。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在乎以前所得到的成绩和资源,而是更积极地去看待它们——不再输掉它们,而是思考如何利用它们。

  “我对自己的筹码和希望获得的东西很清楚,此时此刻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我的投入产出比是最高的,本身移动互联网就处在快速成长阶段。刚刚入行我还是个新人,但是在传统行业我是个老人,是个可以调动很多资源的老人。”陈堤说。

  她会很地分析自己的失败成本:如今做一款应用,是成是败,决定的周期变得很短,资本界的活跃正在督促行业发展,积累经验的速度也很快。

  陈堤身边很多朋友都在念叨创业,但真正去尝试的人寥寥,他们的担忧,其一是自己的退出成本很高,难以放弃自己手里的百万年薪,其二是年纪大了。“我现在觉得,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障碍。”

  甚至现在是最好的状态,这边在创业,另一边,自己的另一家公司每年还有不错的利润,自己甚至不需要参与经营。

  也许之前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创业是长跑,根本没必要拿命来赌。陈堤说,“我唯一认为在拿命来赌的是史玉柱,他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兄弟姐妹的身家性命来赌,拿自己手里的所有钱和以后十年会赚到的钱来赌。”

  现在,陈堤坐在位于徐汇区的腾讯上海创业里,围绕她的是一群年轻小朋友,礼我吧的邻居同样是一帮初创公司。她坐在会议室,从落地窗可以看到身后有公司刚刚搬过来,带着它们不多的家当,一箱箱纸盒还没有开封。

  陈堤的同事敢和她开玩笑,他们把她称为“大王”。他们说大王平时极其乐观,说话语气也很有趣,而且情绪管理非常好:好几次看出快把她惹急了,但她仍然忍着不发火,把问题平稳地解决掉。

  清楚自己手中有几分筹码的陈堤,现在所做的礼我吧,本质来看,很像把以前的礼物卡放到手机上。

  礼品行业的商业特性在渐渐变化,可以把这种变化形容成一种哑铃状的变迁:在“倒腾”礼品的年代大家赚取不透明的差价,随着更透明化的电商冲击,这种商业红利渐渐萎缩,下一步是利用社交和情感因素来送礼。如今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提高,送出去一件礼物,的是感情,而收礼者获得的是一种自主挑选或换取礼物的。况且礼我吧的收礼者还可以直截了当地向朋友提出自己需要的东西。

  只不过,很多前提目前还是假设。尽管2014年“礼物说”拿到了红杉的投资,仍有不少人并没有将移动送礼当做一个互联网行业的细分市场,他们认为它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需要时间去验证。

  也正因此,创业才能被称为“赌”。按照陈堤的推测,如果一切顺利,今年社交送礼这件事可能会冒头。现在她需要把更多人拉到礼我吧的平台上,为此她给自己设置了短期目标,在此之前,她和团队会一起冲刺。

  陈堤:除我之外,还有我以前合作公司的技术总监,我当年(很早之前)实习时所在咨询公司的朋友,还有一位是我们的投资人原来的老部下。我们几个“老人”带一群年轻人。

  陈堤:现如今移动互联网公司绝对不可能老大和部下是“”关系,而是大家一起制定规则,我们现在很少开会,但是一旦觉得有一些东西要成为规则,就开个会,全体同意,然后存到云盘里。

  我是座,很重视思维逻辑,我经常发起一些讨论来引导他们。我之前的公司做很多商务方面的工作,礼我吧是个App,你很容易猜测到,是否会让年轻人做前端产品,商务的问题丢给“老人”去解决?其实我也会找年轻人参与商务谈判。我们在商务方面思维比较老道,可以让他们借鉴。

  举个例子,一个月之前我们做了个微信上的小活动,一天不到,有个上海的大号抄袭了我们,是背景、文字都没有改的那种抄袭,我们的小编很不开心,说要举报。然后我他先不要举报,去联系对方,说我们知道你抄袭,但是没关系,这次不举报,请你以后帮我转发3次。

  陈堤:我有一颗大座,要挑剔,但是挑剔过几次,团队就会知道我的标准是啥,下次就不用多说了。我们当然允许犯错,对外犯错、尽快试错,但是内部做了错误的逻辑决定就不对,这会所有人都加班。这是大忌。我认为创业拼的是接力式的战斗力。

  IPO审核大变!证监会拟修改发审委办法 委员66人变35人这些流程也将变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