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大生意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20 18:39   2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德州扑克大生意

  3(左)通过一款游戏成就一个上市公司,投资人戴志康(右)也收获颇丰。

  三个月前,邵峰就开始为11月5日在三亚举办的世界扑克巡回赛WPT预留时间。作为一个出演过《三国》、《金锁记》等电视剧的演员,邵峰今年把大多数时间贡献给了剧组,在家只待了20天,但他不愿意错过这次国际性的德州扑克(下称“德扑”)比赛。

  比赛如期在美高梅酒店召开。白色水晶吊灯透出柔和的光,近50张绿色德州扑克比赛桌被白布包裹的椅子围着,挤得满满当当,每张桌子上都有人在比赛。邵峰在进场前特意取下脖子上的一根链子饰品。“我有胸肌,链子正好压在这儿,比赛时这条链子会不停抖动。”邵峰解释说。

  这是德州扑克游戏所需要的—你最好面无表情,让对手看不出任何信息,有些牌手因此戴墨镜上场,而另外一些女牌手则有意穿着低胸衣服,分散对手注意力。

  邵峰很享受德州比赛的过程,为此他可以烟瘾。在他看来,德州扑克对于智力上的要求堪比桥牌,需要的表演技巧类似流行的纸牌“游戏”,对逻辑推理、情绪控制能力的要求,远远超过麻将和斗地主。从2003年在的电视中接触德扑后,邵峰至今保持着对这个游戏的热爱。

  比赛期间,正值汪峰、章子怡的恋情,汪峰在澳门打德扑与章子怡结缘的故事成为热门新闻,让更多大众知晓了德州扑克玩法。国内像邵峰这样喜欢玩德州扑克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从美国传过来的扑克玩法,首先被国内金融圈、海归所推崇,然后向更大范围人群扩散。

  界扑克巡回赛三亚站比赛结束后的第四天,11月12日,深圳市东方博雅科技有限公司在上市(博雅互动),募集资金9亿人民币。博雅互动CEO一跃进入亿万富翁行列。这家公司的九成收入来自网上德州扑克游戏,它抓住的是那些爱在网上打德州扑克的用户需求,这类人已达到上亿级别。据博雅互动上市公告,博雅互动目前拥有近3.5亿名注册玩家。

  博雅互动近三年的崛起让老牌游戏公司联众的CEO伍国樑有所触动。作为抓住PC游戏机会发展起来的联众公司,用户量达到4亿。但是,互联网更新迭代,变化迅速。新兴的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用户越来越多,这对端游的公司充满挑战。对于伍国樑来说,必须要有所改变,而德扑的兴起让他看到了机会。

  这次世界扑克巡回赛三亚站,联众是主办者,伍国樑主动邀请了邵峰、汪峰等明星参加比赛。作为德扑的落后生,伍国樑想从线下比赛作突破,扩大知名度,将更多玩家带到线上。这一战,伍国樑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这位美国游学、从业游戏十来年的人,留着艺术家气息的长发,接受采访时不停地抽着的香烟。他今年45岁,他的竞争对手今年36岁,的战友戴志康更年轻,32岁。

  伍国樑所在的联众,在德州扑克上,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早在2008年的时候,作为老牌的棋牌类游戏公司,联众在自己的联众大厅里推出过德州扑克游戏,效果很差。“我们的人还着自己的金山,不知道去别的地方找金子。”伍国樑如此形容彼时的联众。

  当时在,玩德扑的俱乐部开始零星出现,最早在日坛公园附近的好胆俱乐部,有三四张桌子,经常爆满。后来不断有俱乐部加入进来,这类俱乐部吸引了一大批金融界、海归玩家。每个入场的人需要交1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报名费。赢家能获得一些电脑、手机励。“在变成一种博彩。”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官网总裁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这一风潮中,邵峰也入股了一家叫X Club的俱乐部,兼有“游戏”、德扑等棋牌游戏。俱乐部一部分收入来自提供端茶倒水的服务。

  但是,现实生活中赴俱乐部打德扑要受时间等条件,而随便找一个地方也没有正规的桌子、发牌员等。一部分人将兴趣转移到互联网游戏中。新兴游戏德州扑克与网络的结合,让从业公司很快找到商业模式,用钱购买游戏点卡,以点卡换游戏中的筹码。

  博雅互动CEO把握住了这个机会。“最早选择做德州扑克有点意外”,11月21日上午,在深圳的办公室里,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记者。

  在装修古典的办公室一角,放着一张绿色台面的德州扑克专用桌,还有椅子。与平常饭桌不同,这种桌子不是四方形,轮廓由曲线构成,桌面上有圆柱浅洞,可以用来放筹码。作为一个主营德州扑克游戏的公司,也成为一个标准的德州扑克迷,“经常在桌子上打几局。”

  2008年七八月份时,金山前工程师领着一帮人创业,主要是想利用Facebook平台,做聊天室产品,做了七八年,一直不太成功。最早去找奇虎360老板周鸿祎投资的时候,周听说做一个产品七八年也不挣钱,最后看在这份上勉强投了100万元。

  投资人兼朋友戴志康关注下Facebook的其他一些产品。在体验最火的棋牌游戏德扑时,戴志康和都抵制不住,为能继续玩下去付了钱。

  “这东西太牛了,从来不玩的,他(戴志康)上去付了100多美元,我上去后也用信用卡刷了几十美元——有刷卡购买游戏币的冲动。”说。体验之后,他很快就上瘾,然后就萌发了做一款中国版德州游戏的想法。

  随后,找了很多人来实验,先教朋友打,观察他们的学习时间以及此后的兴趣。“一个新用户学下来,玩一个小时就能上瘾。”

  从2008年8月开始,参照着Facebook上的游戏,带着团队将德州扑克做成游戏程序。第一个网页版德州扑克游戏只花了三个月时间做成,随后把这款游戏放在了人人网上。

  事隔五年多,回忆起这款游戏带来的第一笔收入,还是很兴奋。当时和同事们在为游戏上线运营刚做了最后的程序调试,数据库里显示多出来100块钱。“我们觉得奇怪,刚刚清过数据库,多出100块钱来是不是哪里出来了问题?用户怎么会付钱呢?根本就没有朝这方面去想,以为是数据库出问题了。”然后去查,结果是发现有人人网用户付钱了。

  当天,这款游戏给带来了2700元收入。第二天收入过万,此后一段时间里,数字一上涨,没有跌过。那是2008年11月。

  随后,将之前做聊天室积累的提高用户体验的经验,一股脑地宣泄在德州扑克游戏里。当时国内知州扑克怎么玩的人很少,特意做了一个游戏教程,和游戏捆在一起,降低玩槛。还设计出互扔西红柿、互送鲜花和啤酒,供玩家打牌时交流互动、情绪。

  在当时网游界,以PC端为主需要下载的端游已经完全成熟,认为未来没有太大发展空间。博雅互动跳过端游,直接从网页游戏切入德州扑克。2009年之后,Facebook在中国被禁用,的游戏也消失在中国大多数玩家视野中。对而言,市场上忽然少了一个最大的对手。加紧推广,采取联运模式,与人人网、开心网、360平台等热门平台合作,扩大用户群体。

  凭着股东戴志康与腾讯的渊源,腾讯游戏平台上也挂上了博雅互动的德扑游戏。至此,低调地潜入了游戏行业的一片蓝海,闷头发财。

  而当时,联众被韩国公司收购,主事者都是韩国人,伍国樑只是联席CEO,他的一些接地气的战略难以获得通过。这让伍国樑颇为感慨。

  2010年7月,当伍国樑等人完成对联众的管理层收购,安定内部一年后,博雅互动当年的收入已经突破亿元。

  联众错在误判了老用户对新款游戏的接受能力。联众公司大力推广德扑时,看似有用户在手,可以精准推送,实则成本巨高。沉淀在联众游戏大厅里的老客户,30多岁的占多数,玩游戏都为放松和休闲,接受新游戏的意愿很低,付费的更少。伍国樑意识到联众不能再已有的用户,需要寻找新用户。

  2012年7月,伍国樑的团队研发的网页版德扑游戏姗姗来迟。联众去找合作平台,百度、360等平台都接纳了。找腾讯谈合作时,被腾讯无情。“我直接在微博上问马化腾,”伍国樑说,但就是不行。

  当年联众由胜而衰,外在原因与腾讯QQ平台开通游戏有关。腾讯通过QQ的便利入口拉走很多年轻游戏玩家,QQ成为替代联众大厅的主要游戏去处。

  被QQ挡在平台之外,意味着低成本获取新用户之门关闭。伍国樑算了一笔账,与其他平台一起联运游戏,获取每个有效用户要花10元至20元。要进一步把他们变成付费用户,还需投入几百元甚至上千块。“很恐怖,可以说是!”这位来自的联众老兵说到激动处会拍打桌子,照着博雅互动的子圈用户,只会得不偿失。

  这逼着伍国樑想办法突围,举办国际性比赛让联众看到希望。专注于棋牌游戏十几年,联众组织过很多线下比赛,与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联合举办过多年的比赛。考虑到联众德扑知名度、用户数量,都比不上博雅互动,伍国樑决定从博雅互动的弱处、自己的强处入手——从线下比赛切入市场,寄希望于通过国际性的赛事打品牌,聚拢人气,然后为联众线上的用户。哪怕做比赛不挣钱,但只要不需要花钱,这对于联众获取新用户就是成功之举。2012年12月,联众首届WPT成功举办,现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德州扑克比赛。

  通过线下比赛聚拢人气到线上网络游戏,走一条不同于竞争对手的。联众内部有人称这种做法就是眼下的时髦词汇O2O(offline to online)。

  与去年首届比赛相比,今年第二届WPT中国区主赛人数增长近一倍至1008人。主赛之外的附加赛有2000多人参加,附加赛一场接着一场地开,有的打通宵。

  看着这火爆场面,伍国樑非常兴奋。联众是这场比赛的主办方之一,为了这次比赛,联众一共从运来了两吨的物料。四天比赛时间,伍国樑有意安排了近20场商务谈判,“火爆场面就是最好的筹码。”

  这次比赛吸引了第一个获得WPT主赛冠军的华人老邱(David Chiu)、著名选手刘璇璇等,最终获胜者分得了近800万元金,入围者还有资格参加12月在韩国济州岛由联众举办的世界年度大师争霸赛。

  最让伍国樑很高兴的是举办比赛经济上负担减轻,第二届比赛不再是赔本赚吆喝。去年第一届比赛时,歌手汪峰、网络红人郭美美王小山等都来参加,尽管德州扑克比赛博得很大声响,但是,最终联众坐下来算账时,净亏200万元。

  今年不同,赞助商比去年多,有近20家,赞助收入不仅有盈余,还补上了去年亏空。也就是说联众办出大型比赛,几乎没有花钱。而最让伍国樑欣慰的是另一组数据的增长——去年有60万人参加线上德扑比赛选拨,今年这个数字增长至100多万人。

  为了强化线上比赛的积极性,联众在第一届WPT比赛时,通过网上做了三个月比赛,最后选出50人成为联众战队。第二届,战队达到357人,可以直接进入三亚WPT主赛。

  2012年7月,联众推出的网页版德州扑克游戏还比较粗糙。当年举办完WPT比赛之后,2013年,联众给游戏内部引入了一套大师评分体系。赢得了相应级别的大师分,就可以免费参加韩国济州岛的比赛,以后还会加上西班牙等地区的比赛。伍国樑想让大师评分成为黏住客户的有效手段。

  伍国樑希望的最佳状态是博雅互动能够做德扑普及性教育工作,然后升级进众的线上游戏。

  在产品设计上,联众也区别于博雅互动,最明显不同在于筹码投入的倍数,在德扑游戏中叫筹码深度。现实比赛中,筹码深度一般在200倍至500倍。“只有足够的筹码深度才能体现出牌技。”伍国樑说。

  则认为筹码深度在50倍更适合游戏的休闲娱乐性质。“每个公司的基因不一样。博雅互动还是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而不是用线下的思维。”

  这位金山软件的前工程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互联网,2011年时,尝试过小范围地举办线下的德州扑克比赛。从人人网上发布线下比赛召集令,到订场地、组织联络选手、画联络图,忙了一通下来,最终来参加线下游戏的网友很少。“成本太高,率太低。”发现,做线下比赛是吃力不讨好,对线上业务促进作用不大。这让一度认定,花办比赛的钱,还不如买很多“土豪金”送给玩家。

  对于走专业化线,认为范围太窄,专业打德扑的是一个很小的圈子,真正参与的人数只有几千人。“有多大效应?如果能搞个电视直播,还比较牛”。

  不过,电视比赛直播在国内却极为少有,国外的已经做到非常专业化,包括给出每手牌的胜利概率,牌桌面是透明玻璃,可以很清晰地捕捉到选手放弃掉的牌。

  目前这些在国内几乎不可能。2012年12月,就在联众举办第一届WPT比赛的前几天,由正式公布的文件,将带有抽水性质的德州扑克定性为赌博行为。第一个被查而关闭的德扑俱乐部是汽车电影院附近的。邵峰在X Club决定完全转型为德扑俱乐部时,退出了股份。“不能因此影响到演员的主业。”邵峰说。这也让他避免了损失。

  德州俱乐部收取入场费,再把其中一部分拿出来给赢家,这涉及到的再分配。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官网总裁分析,这是主管部门要谨慎对待德州扑克比赛和俱乐部的原因。不过,主管部门并没有把德扑大型比赛的大门完全关上,而是留了海南和湖北两地先行试点——全民的电视还是不被允许。

  看着联众举办比赛的声势,对线下比赛的态度也随之改变。11月30日,“博雅互动杯”2013中国湖北德州扑克俱乐部联赛在武汉拉开战幕。为此特意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一个照片和介绍性文字。

  当然,并没有把竞争手段局限于网页版德扑游戏,从2011年开始,着力开拓手机端游戏产品,并在中国之后的、泰国市场布局。

  不过未来联众和博雅的模式谁走得更远,还难以看出。而德州扑克游戏的魅力之处在于,你在牌桌上,就有赢的希望,你只要不抽身离开牌桌,最后输赢就未定。

  而这些,正是邵峰对德扑游戏本身保持热爱的原因。戏务繁忙的邵峰今年只结结实实地打过四场牌。今年早些时候在济州岛打比赛的时候,邵峰拿了一对AA,对手拿了KK,邵峰只是正常地加了3倍的注,下家却直接推入全部筹码,其他人都丢掉牌观战,邵峰情绪一下子顶上来,连续说了一串的call call call(跟注的意思),最后,三张公共牌亮出来,第一张就是一个K,邵峰的AA输给KKK。“给我气的,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邵峰只能说,“你运气太好了!”

  这一次,邵峰在WPT比赛又一次早早失利。来到三亚的国际著名德扑牌手,包括邵峰的老师大邱在内,都没有进入最后的Final Table(决赛圈)。邵峰总结为很难适应中国牌手风格,即便起手底牌很差,那些人也敢下很多重的注,打土豪局打多了。而“扑克明星被当作靶子”,在WPT中国三亚赛上,国外来的扑克明星纷纷折戟沉沙。

  邵峰拿自己的经历做类比。曾经有三个剧本排在他的面前,他慎重对比后,选择了自认为最好的剧本投入演出,但是结果恰恰没火,而的剧本则火了。“火得一踏糊涂——德扑与生活是完全一样的。”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